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时尚娱乐  »  全民出题近万道《见多识廣》玩转粤文化

全民出题近万道《见多识廣》玩转粤文化

张全蛋

蓝天救援队

金羊网记者 艾修煜

6月3日,凭借电影《新喜剧之王》从“网红”转型为演员身份的张全蛋和以宁乡话版《Rolling in the deep》爆红网络的歌手廖佳琳,惊喜现身广东卫视《见多识廣》的录制现场,以答题选手的身份向节目发起挑战。

据了解,《见多识廣》是一档以比拼广东知识为主体、以弘扬广东情怀为内核的文化益智类答题节目。节目将于6月30日起每周日21:10在广东卫视播出。

题库

全民出题近万道

节目导演李思介绍,节目名中的“廣”字,既代表着广东独特的地域情怀、地域特色,又寓意着答题选手、题库知识面之广。作为一档文化益智类答题节目,节目组设置了什么样的题库,自然是大家关心的重点。

李思介绍:“有一首歌叫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,这个歌名就代表了我们出题的思路,我们希望达到的效果是‘最熟悉的陌生题’。”

李思用两道题举例:“广东是南方城市,但有唯一一个地方能看到雪,是哪里?”“羊蝎子,是哪位曾经在广东的古代名人发明的?”他说:“很多题目大家看题面会觉得,‘这答案广东人都知道’,但真正作答的时候又会模棱两可,这就是我们希望达到的效果。”

强调题目蕴含的趣味点,而非一味强调科教性,也是导演组的共识。李思透露,节目组最终选定近万道题目:“出题,我们希望借助不同人的力量,有80多岁的老人、有德高望重的教授,有一些初中生、高中生,还有一些文化体育界的名人,甚至包括一些明星也会给我们出题。”

选手

原来你也在广东

除了题库,前来参加答题的选手,身份各异,经历丰富,堪称“大宝藏选手团”。例如,多次参与大型救援的广州市蓝天救援队队长郭台伟;放弃高薪投身非洲大草原保护大象的广东小伙黄鸿祥;将潮汕话融入HIPPOP的年轻说唱团体“一指团”……这些选手都有属于自己的广东故事、广东情怀,由内而外迸发出一种“爱广东”“知广东”的热情。

李思介绍:“我们的题目风格是‘又熟悉又陌生’,选手同样是一群最熟悉的陌生人。有些广为人知的公众人物,其实是‘隐藏的广东街坊’。比如张全蛋,他参演了周星驰的电影《新喜剧之王》,很多人不知道张全蛋是广东阳江人。此次答题他代表了自己的家乡,一方面给家乡做宣传,一方面把广式的幽默传递给大家。”据了解,节目后期,人气主播冯提莫也会作为选手参与录制,“她有个隐藏经历——在珠海当过老师。这样的选手大家应该会很感兴趣——他们好像跟广东没有什么关系,但他们其实与广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

蒙曼任嘉宾

嘉宾

妙语连珠谈文化

作为国内文化类节目的常驻嘉宾,蒙曼此次受邀加盟《见多识廣》,担任节目的评论嘉宾。蒙曼表示,《见多识廣》是大家了解岭南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,能够激起人们的桑梓之情、家国情怀,“这样一个节目能唤醒全世界各地的广东人对广东的热爱,也能让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人更加了解广东。”

从央视到地方卫视,蒙曼的点评风格和角色定位会有何不同?蒙曼表示:“对我一个北方人来说,这是学习、了解广东文化的机会。我要做的,第一是看,第二是听,在学的基础上讲我知道的东西。”

同是评论嘉宾的财经媒体人王牧笛是一位定居广东的新广东人,他用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来形容自己的搭档蒙曼,“厚积才能薄发,要读了很多的书,肚子里沾染了很多的墨水,才能口吐莲花。”至于,财经主持人跨界做文化类综艺,会不会不适应?王牧笛表示:“这个时代最高级的显学就是财经。尤其在重商的广东,财经更是一种文化。”

另外,王牧笛认为《见多识廣》最让他动容的,莫过于年轻选手身上展现出来的“少年气象”:“这个舞台上真正呈现了少年的知识魅力和学养,以及对这个世界的关切,我觉得这最令人动容。”

同场加映

廖佳琳: 我不是电视里那么搞笑

说起廖佳琳,普通观众的第一印象都是“搞笑歌手”:他融合了花鼓戏元素和湖南宁乡话的《Rolling in the Deep》在网络爆红;2018年参加《声入人心》,让更多人认识了他,但也强化了他“搞笑歌手”的标签。

《见多识廣》录制现场,廖佳琳一反舞台上幽默搞笑、表情夸张的形象,出乎意料地低调稳重,甚至有点不苟言笑。他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:“音乐上面我是一个高调的人,这是作为音乐人我该表现出来的东西。但在私底下必须低调,因为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”

羊城晚报: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星海四年的大学生活吗?

廖佳琳:星海是母亲逼着我报考的,当时我特别有信心能考上中央音乐学院,结果失利了。我特别感谢我妈,如果没有报考星海我就要复读了。星海的环境特别好,依山傍水,学习氛围也很好。我考入了声乐歌剧系,系主任杨岩老师一直带着我,特别细心地指导我,教我解决演唱中的小毛病。

我的假声男高音就是在星海启蒙的。老师说:“你男高音唱得不是那么舒服,为什么不试试假声男高音?”我一试,就完全转变了我艺术的道路,所以挺感谢星海的。

羊城晚报:你是湖南人,初来广州适应吗?尤其是饮食。

廖佳琳:我是一个适应能力特别强的人,去东北也能吃锅贴、锅包肉,来南方,我特别爱吃广东的小吃、粤菜,而且特别喜欢潮汕菜,尤其是牛肉丸。我高考时期特别胖,有170多斤,因为家里的菜重油,又辣,大学毕业后,发现父母的口味跟着我变清淡了,喜欢虫草花炖老鸭、炖瘦肉汤,或者牛肉丸汤。

羊城晚报:节目组找你参加文化类综艺,你的第一反应是?

廖佳琳:我觉得挺好的。大家都觉得我是搞笑歌手,但我并不是电视里面那么搞笑。我更喜欢坐下来聊一聊四书五经、诗歌,聊不同地方的文化习俗。我觉得,作为音乐人,在创作过程中必须把所学的各种知识融合进去,多汲取养分才能供养自己的创作,这样才走得远。

羊城晚报:你个人知识储备里面,广东文化比重大吗?

廖佳琳:湖南文化是大部分,广东文化占比也比较重,因为在这读书、工作,身边的朋友有好多客家人、潮汕人、老广,环境会给我有关广东文化的积累。

羊城晚报:和你本人接触下来,感觉跟屏幕上的反差还是挺大的,是有意在屏幕前放大了自己的某些特质吗?

廖佳琳: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,我是一个比较五五开的人,台上我可能非常放得开,私底下我更喜欢一个人关在房里独自享受生活。

羊城晚报:所以私底下是“老干部”?

廖佳琳:对,李琦、王凯我们这几个朋友都是“老干部”。我不愿意做小鲜肉,长得也比较老,1992年生,长得像一个1954年的人(笑)。拼颜值拼不过人家,那就拼底蕴。《见多识廣》能帮我把很多文化内容吸收、融合、贯通,这也是我参加节目的初衷。

热门文章